世界盃
【世界盃】比利時「黃金一代」人才輩出 陣中8人出身自安德列治
撰文: 陳子生
2018-07-14 14:24:00
最後更新日期:2018-07-14 14:24:06
今屆比利時雖無緣晉級決賽,但8強戰勝巴西一仗令人眼前一亮。這隊「歐洲紅魔鬼」現時有不少球員在英超打滾,可是別忘記他們的根源-比利時甲組聯賽。今次23人名單中,有8名球員為安德列治(Anderlecht)青訓產品,青年時期也曾在這間布魯塞爾球會接受訓練。
安德列治主場Constant Vanden Stock Stadium。(getty images)

在2002世界盃16強出局後,比利時足總矢意投放更多資源在培訓青訓上。他們明白,未來數年比利時足球將面臨低潮,要在未來振興國內聯賽,以至國家隊,必定需在青訓着手。連續12年與大賽無緣後,2014年他們終於迎來青訓收成期,成功打入世界盃決賽周。

丹當斯卡是比利時陣中唯一一個球員在比甲效力。(getty images)

安德列治青訓總監堅達文斯表示(Jean Kindermans),盧卡古父親推動球會青年軍與學校合作,間接驅使更多球員留在國內青年軍發展。

「15歲時盧卡古已嶄露頭角,不少球會對他表示有興趣。他的父親對我說:『里爾,朗斯,歐塞爾及聖伊天都希望招攬我的兒子,這些球會更會提供學校,住宿,足球訓練給他。』」言下之意,盧卡古父親希望安德列治能加強球會與學校合作,完善整個青訓系統。幾個月後,安德列治就推行「紫色人才項目」(Purple Talents Project),將足球訓練與教育連結在一起,讓成為不到職業球員的學生更易找到另一出路。十多年過去,項目得到的評價與成果極度正面,已正名為計劃(Programme),在國內常規化地進行。

盧卡古在安德列治打出名堂,之後被車路士收購。(getty images)

「盧卡古每天早上會先完成1小時的射門訓練,之後才到學校學習。我們並不喜歡把大量資訊灌輸給小孩,所以短時間內集中訓練總比長時間,以一個較慢速度做同一件事更好。除了訓練,正常的社交及擁有不同興趣也對球員成長非常重要。」雖然訓練對球員非常重要,但也不能忽視球員對正常社交的需求。

高柏尼曾代表安德列治出戰歐聯。(getty images)

位於布魯塞爾郊區的安德列治訓練中心,被一群木屋,公園及學校包圍。而在這個地方,正正出產了一眾家喻戶曉的球員。不只盧卡古,高柏尼、丹當斯卡、泰利文斯、梅頓斯、贊奴沙、巴舒亞伊及費蘭尼也曾在這裏接受青年軍訓練。這8名球員,今屆世界盃合共攻入9球。

而安德列治在不同的青年軍階段也採用不同策略。U6至U12的青年軍主要是居住在球會附近的小孩,但U13開始球會就會招攬布魯塞爾區內的明日之星。而U15及-17的訓練,球員會接觸不同的戰術,例如疊瓦式進攻,亦會強化傳中,射門能力。更重要的是,教練每隔10-15分鐘會集合球員,即時告知球員剛才訓練有否不足,有哪些地方需要改善。

安德列治出戰UEFA青年聯賽。(getty images)

「我們對待每一個球員的方法各有不同,全因他們的信仰,文化,語言也不盡相同,我們會根據他們的背景調整。布魯塞爾就像其他歐洲大城市,有着多元文化,這也是一個優勢。」

堅達文斯又指,足球隨著時代推展而有所變化。「我經常叫教練們觀看歐聯,並分析比賽形勢。控球率高達70%但沒甚威脅並沒作用,我們要的是70%有效控球,最終能製造攻門。我們的足球訓練哲學是『贏得皮球,保持控球,進攻,製造機會,埋門,勝利。』

「我們青訓營陣式多為3-4-3,U-15會轉為4-3-3,但這並不是固定。我們會因應球員的強、弱項,對手踢法,球賽的重要程度等作調整。年輕球員在3-4-3陣式上會不時改變位置,令他們發展為球場多面手,能擅長多個位置。我相信培訓球員熟悉不同位置對他們的球商有正面影響。」

泰文利斯效力安德列治時已被喻為天才球員。

比甲水平現時在歐洲雖只屬中游,但安德列治已憑它出色的青訓系統成為比甲的前列分子,更能經常出戰歐洲賽,與其他國家的球隊一較高下。年輕球員也受惠於此,18、9歲已有機會在歐洲賽上陣,這無疑有助他們整體發展,甚至能憑優異表現,加盟其他聯賽球會。

世界盃淘汰賽晉級形勢及直播賽程。(01美術製圖)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