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博你體︱運動公社】英格蘭戰術方向正確 闖決賽不是夢?
撰文: 運動公社
2018-07-09 17:38:00
最後更新日期:2018-07-09 17:38:52
英格蘭相隔28年再次闖入世界盃四強,固然因為籤運,亦是因為在戰術上找到正確的方向,這一點恐怕是支持或反對英格蘭的球迷毋須爭議的事實。主帥修夫基應當領首功,他身後的副手賀蘭特(Steve Holland)同樣功不可沒。重行三後衛舊路的英格蘭,加上對雙前鋒的運用、對死球戰術的熟練,反而可以在世界盃裏殺出一條血路。
撰文︰高俊賢@運動公社
英格蘭今屆利用多個熱刺球員為骨幹,包括去仗頂入2︰0的迪利阿里。

賀蘭特曾經長期擔任車路士、英格蘭U21的助教,並且在之前執掌英倫當地享負盛名的克魯青年軍。他跟修夫基共同的背景,就是曾經接受三後衛的洗禮——修夫基在球員時代,見證英格蘭在雲拿保斯和荷度麾下主踢三後衛(96年歐洲國家盃和98年世界盃);賀蘭特目睹車路士以干地的3-4-3陣式取得英超冠軍。賀蘭特在兩週前接受《衛報》名記者Daniel Taylor的訪問,指出他和修夫基去年考察洲際盃各隊的表現後,認定回歸三後衛就是英格蘭的速成之道。筆者猶記得四年前世界盃,三後衛陣式大行其道,連曼聯亦在雲高爾指導下轉踢三後衛,但是經歷各種水土不服之下半途而廢,連帶看慣四後衛的主流英超球迷,都對於這種打法大加質疑。然而,干地對三後衛稍做一點調整:以大衛雷斯居中壓前,兩側中堅(右側的艾斯派列古達,左側的卡希爾)逗後。而傳統的三後衛,反倒主張兩側中堅上搶,居中者包位。相比之下,干地的佈置,保證了後場的防守人數,還有三後衛的防守範圍和站位層次。英格蘭今日所成,固拜外教所賜;然而在三後衛的使用上有所突破,干地的貢獻實不下於哥迪奧拿和普捷天奴。

修夫基(右)與副手賀蘭特(Steve Holland)的合作,在今屆世界盃見到成果。

當然,哥帥、普帥乃至高普,在人材和戰術意識的訓練上亦為英軍打下不少根基。英格蘭傳統的優勢,在於雙前鋒的相互配合,以及參與拉邊、墮後組織等工作。只要中場後上支援到位,就可以持續向對手施壓。史達寧、哈利簡尼的換位、策應,迪利阿里的第二點支援,都是哥、普二帥精心調教的結果;至於高普,軒達臣在他指導下表現有長足的進步,至少在充當後防屏障方面較以往出色。更重要的是,英軍後場整體用球能力亦在傳控體系的浸淫下增長了不少。即使英格蘭沒有中場控制力,只要後場和前場直接聯繫,照樣可以打出成績。與此同時,英格蘭的另一優勢,就是培養邊線球員——像賀蘭特的訪問提及,英格蘭有各種各樣的閘位、翼衛球員(如果張伯倫能入選大軍就更好。以他的速度、傳中和攻守效率,充任三中場之一,抑或改踢右翼衛皆遊刃有餘)。故此,英軍改踢三後衛,是順理成章的事。

哈利馬古尼(中)接應角球頂入,是英格蘭演練多時的成果。

不過,英格蘭由分組賽至今多數佔主動權,尚未與控傳能力較強的對手較量。面對中前場組織絲絲入扣、腳下功夫的克羅地亞,英格蘭要打龜縮反擊亦非易事。一旦處於下風,除了看英軍的防守紀律能否維持,更仰賴前場個人能力的發揮。對於哈利簡尼為首的鋒線,他們尚未在國際賽大場面經歷考驗。華迪、華舒福一類的反擊球員,較易牽制對手中後場(尤其是前者),修夫基臨場調動能否得宜,將會是英格蘭走向的關鍵。

史達寧的把握力平平,勝在走位靈活及速度高。

無論英格蘭最終能不能闖進決賽,他們總算在戰術和人才運用上找到了合適的方向,繼而重拾他們在大賽的自信心。筆者一向高舉反英立場,如今眼見英格蘭紮穩根基大踢underdogfootball,不得不憂慮了。

【註:文章不代表香港01立場;譯名由作者提供】

 

俄羅斯娃娃嘩片段

 

世界盃4強直播賽程,ViuTV直播邊幾場?(按下圖放大)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