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世界盃】因思鄉酗酒失意巴西隊 「普京專才」入籍俄羅斯獲新生
撰文: 蘇子暘
2018-07-08 07:04:00
最後更新日期:2018-07-08 09:09:43
周日(8日)凌晨,世界盃8強中由最後一個巴西人入波,為俄羅斯於加時追和2:2,說的正是去年入籍戰鬥民族的馬里奧費南迪斯。
這名由俄國總統普京親自批准入籍的右閘,曾拒絕過巴西國家隊征召,亦被批評不會說俄語,費南迪斯今天卻當了5分鐘英雄,卻於5分鐘後跌落地獄。
馬里奧費南迪斯一頭頂入,為俄羅斯扳平至互射12碼。(美聯社)

馬里奧費南迪斯(Mario Fernandes)的一生雖然說不上傳奇,但肯定是充滿「驚喜」。喜的是他19歲便被巴西勁旅甘美奧睇中,驚的是和甘美奧簽約數天後卻發現費南迪斯「被失蹤」,再過幾天才被警方發現他衣冠不整、身無分文下於甘美奧的城市外700英里流浪,其後發現費南迪斯得了嚴重思鄉病。

曾簽約球會後「被失蹤」

「我沒有對球會說起,老實說我都不想提起,我只能說這種事一點都不有趣,就像捷西斯拿華斯一樣無法離開家鄉球會效力。」或許是思鄉病的影響,費南迪斯被發現流連夜店及酗酒,「有時我還未醉醒便去練波,19歲獨居時,麥當奴和薄餅便是我主要食糧。」到底費南迪斯的私生活有多大問題?21歲時他被巴西征召,惟卻因為去派對狂歡後遲了起床,趕不上早機而未能準時報到,之後數年都未被巴西再選入大軍。

由於費蘭迪斯只為巴西踢過一場友賽,因此可以轉為代表俄羅斯。(美聯社)

無法爭得一席位 拒絕巴西征召

費南迪斯如此糟糕的紀律,本應很快便在國際球壇中被淘汰,直至2012年他以1200萬鎊轉會至莫斯科中央陸軍。「我在俄羅斯變得更專業,我的問題便來自夜生活,每個人都知道我在巴西踢波時太沉迷酒醉,現在我後悔了,如果你問起我亦答不到俄羅斯的夜生活是怎麼模樣。」

巴西亦注意到費南迪斯的改變,於2014年再選他入隊,並於友賽後備派他於大勝日本4:0一戰中上陣。當時巴西正為2016年美洲盃準備,費南迪斯發現他無法爭贏丹尼爾及丹尼路等人取得一席位,便作出人生中最大的決定,於2015年時拒絕了巴西隊的征召。

有指是當年普京批准費蘭迪斯入籍的公告。(網上圖片)

2016年歐國盃,俄羅斯於分組賽包尾出局,當時國內本想以此賽事準備兩年後於地頭舉行的世界盃,面對如此災難性的演出,俄羅斯足總,甚至當地傳媒更報道總統普京下令要從其他即食方法加強戰力──入籍兵。2017年5月,住滿5年的費南迪斯以足球員身份入籍俄國,其俄羅斯公民身份更在普京蓋印下獲批,成為其中一位因世界盃而生的「俄羅斯人」。

只差一個波位,俄羅斯便因此出局。(視覺中國)

雖不會俄語 仍視俄羅斯為第2個家

雖然在俄羅斯生活多年,但費南迪斯依然未能以俄語接受訪問,只會說「spasiba」(謝謝)和「pozhalusta」(不用客氣),但對他來說俄羅斯才是令他成長、令他擺脫惡習的地方:「我對代表俄羅斯比賽感到很驕傲,我早已視之為第二個家。」

雖然在周日對克羅地亞一戰,費南迪斯射失了12碼成為球隊的出局罪人,但沒有他在加時的頭槌入波,又怎會給予戰鬥民族希望至互射12碼?

這便是成也入籍兵,敗也入籍兵。(視覺中國)
(01美術製圖)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