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世界盃】日本堅持走技術足球30年 由足球教父川淵三郎說起
撰文: 顏銘輝
2018-07-03 17:03:00
最後更新日期:2018-07-03 17:03:12
日本足球也曾經沉淪,淪為亞洲二流,但經過近30年的努力,他們穩定成打入世界盃,今屆更差點創造歷史打入8強。日本足球復興的故事,要由「日本足球教父」川淵三郎的故事說起。
日本在世界盃16強出局,球員賽後向球迷道謝。(路透社)

2018年,日本國家隊第3次打入世界盃16強,迫到世界排名第3的比利時落後兩球,可惜末段體力不繼,體型又不如歐洲人,連番失球,以2:3敗陣。未能突破16強,日本大踢技術足球,進攻細膩,風格君子,極少粗野犯規,已獲得好評。

「我們能夠來到決賽周,確有幸運成分,我們現在要好好享受每場比賽。」81歲的川淵三郎(Saburo Kawabuchi)在今屆世界盃賽前說。縱使日本未能行到更遠,創造歷史,但相信老人家都十分享受這屆比賽。

川淵三郎不是一位尋常的伯伯,他是日本足球教父。

川淵三郎在2006年出任日本足總主席,不時代表日本出席國際足協的會議。(視覺中國)

日本是亞洲足球的一線勁旅,是普遍球迷的認知,但有段時間,日本足球運動低迷,別說世界盃及奧運,就連亞運也僅是首圈出局。自從1968年贏得奧運銅牌後,日本足進入了一段長逾20年的低潮期,當時實力上只屬亞洲二三流。經歷過這段歲月的川淵三郎說:「那20多年,日本足球沒有任何起色。這時候日本的棒球非常有人氣,足球就非常低迷。」

川淵三郎是日本前國腳及前教練,他在50年代末開展足球生涯,至70年代掛靴,有幸經歷日本在60年代的足球興旺。在1964年奧運,他曾代表日本出戰對阿根廷,射入一球。退役後,川淵三郎仍積極在球圈工作,在低迷的日本球市中默默耕耘。川淵三郎說:「有22年左右,日本足球在亞洲中是很弱小的。日本當時是不可能戰勝中國的,大家都沒有興趣搞足球。」

川淵三郎是日本的足球教父,7年前曾到中國舉行講座,分享日本足球的成功。(視覺中國)

《足球小將》成推動力

1969年,日本在亞洲首先確立了一套足球教練資格制度;1977年,全國少年足球大會首次舉行;1978年,足球正式被列入學校體育課程。1981年,一年本身與球圈不太有關係的事,影響了整個日本往後幾十年的足球發展:高橋陽一的《足球小將》面世。川淵三郎說:「之前有運動天分的人都去打棒球,但動漫令到很多喜歡運動的人轉向足球。」

90年代,日本迎來飛躍的變化,他們計劃成立J league,由川淵三郎出任首任主席。川淵三郎說:「1992年在日本的廣島舉行了亞洲盃,日本首次奪標。過去有段空白期,大家覺得日本足球沒有意思,對孩子也沒有吸引力。突然日本贏了亞洲盃,之後在1993年,我們開始正式舉辦J league。」自此,日本足球踏上職業化的道路。

J league的成功與日本國家隊成績穩定有密不可分的關係。(視覺中國)
在J league比賽,很多球迷入場。(視覺中國)

同年底,日本在世界盃外圍賽拼搏,力爭打入1994年的美國世界盃。然而,在最後一輪,日本在完場前被伊拉克追平2:2,令他們將出線席位拱手讓予韓國,這場被日本視為「多哈悲劇」。雖然有時差,但這場「多哈悲劇」在東京電視台的收視率高達48.1%。川淵三郎說:「因為有了亞洲盃的勝利,還有日本的J league,足球在日本的人氣非常高,報道很多,收視率又高。」

60年代日本足球興旺,全靠上層刻意推動,全力培育一班精英。90年代日本足球再興起,靠的不再是精英,而是整個社會各階層一起推動。川淵三郎說:「球會及聯賽不能單靠明星球員,必須扎根社會。」

在2006年,川淵三郎曾出任日本足總主席。(視覺中國)

作為J league的創辦人,川淵三郎當年下了很大的苦功,才有現在日本足球遍地開花的盛況。一開始,他們只有4個可容納6000人的球場,但他堅持不斷興建容量達1.5萬人的球場,建立青年梯隊,教練必需要有證書,對當時日本足球影響深遠。川淵三郎7年前在中國的講座上表示:「現在這樣的球場已經有20座以上,我們還要不斷建新的,新的球場需要容納3萬人以上。」

在90年代末,J league迎來困境,有建議認為應該減少球隊,令聯賽變得更精銳,同時這樣做可以增加每間球會的收入。川淵三郎說:「J league的理念是札根於地區。我們說要把這個建設推廣至全國,這是我們聯賽的理念。為此,我們打消了減少球會的想法。」

日本近30年不斷有球星冒起,數旅歐最成功的,肯定有中田英壽。(視覺中國)

除了在職業聯賽會工作,川淵三郎在1988年起加入日本足總,到1994年擔任副主席,由2002年至2008年間,他成為第10任日本足總主席。川淵三郎當年提出,日本足球必須學習巴西,並堅持技術化,至今日本國家隊換了幾代人,也是稟承這套風格。由中田英壽到香川真司,日本依然是一支著重短傳入滲,踢法悅目,球員腳下工夫細膩的球隊。

在今屆世畀盃的路上,少不了日本球迷的支持。(路透社)
孩子的夢想逼使日本足球更加強大。
川淵三郎
日本球迷亦獲得好評,每場比賽後,他們會主動清理球場垃圾。(路透社)
遠在東京的日本球迷,望住直播,十分緊張。(路透社)

1997年11月16日,日本靠岡野雅行射入黃金入球,在外圍賽以3:2贏伊朗,進軍1998年法國世界盃,首次參加決賽周。

2002年,日本與韓國合辦世界盃,日本第2次參賽就首次分組賽出線,打入16強,創下史上佳績。

2010年,日本遠赴南非參加世界盃,再次打入16強,證明他們就算不在國土之上,在千里以外,也有世界盃16強的實力。

事隔8年,2018年,日本與世界第3的比利時周旋90分鐘踢成2:2,到補時階段輸2:3飲恨。儘管本田圭佑這一代球員未能再進一步,但感覺得到,日本離世界盃8強愈來愈近了。

亞洲人在體型上可能真的不如歐美球員,但日本用堅持及時間證明了,專心去行一條路,亞洲人也可以踢好足球。

川淵三郎為日本足球定下了一個目標:2050年前贏得世界盃冠軍。他老人家沒有可能見證到這一日,但他有信心這一天定會來到。

乾貴士在16強為日本射成2:0時,相信很多球迷都難以置信。(路透社)
川淵三郎還為東京舉行2020年奧運而奔走。(視覺中國)
16強直播賽程,ViuTV直播邊幾場?(01美術製圖)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