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世界盃】美斯三度與阿根廷爭標受挫 最後機會在今屆?
撰文: 顏銘輝
2018-06-26 19:06:00
最後更新日期:2018-06-26 19:06:10
出生足球強國,稱霸世青奧運,身懷絕世才華,不乏頂尖隊友,或者美斯都想不到搏鬥至三十年華,仍與世界盃緣慳一面。
2006年折戟,不緊要,還年輕;2010年潰敗,不緊要,教練問題;2014年憾負,不緊要,明天會更好;2018年來到出局邊緣,美斯還有沒有下次機會?抑或者他終可擺脫頹勢,領導阿根廷從谷底攀上16強的戰場?
阿根廷上場大敗予克羅地亞,美斯賽後十分失落。(路透社)

兩日前的6月24日,是阿根廷隊長美斯的31歲生日,但他這年生日在陰霾中度過。美斯今屆第4次出戰世界盃,首戰領阿根廷賽和冰島,第二場以0:3大敗於克羅地亞腳下,出線形勢告急兼被動,末輪就算贏尼日利亞也未必晉級。有人急躁,有人灰心,有人怨天尤人,甚至有傳媒稱教練森柏奧利已被迫宮;在阿根廷大軍的不安與焦慮氣氛中,美斯悄悄地度過生日。

美斯(右)與隊友努力操練,備戰最後一場分組賽。(路透社)
美斯努力衝吧!為出線的最後機會衝!(路透社)

馬斯真蘭奴:美斯渴望扭轉形勢

對克羅地亞賽前,鏡頭已經影到美斯惆悵的臉容,眉頭深鎖,壓力沉重。當阿根廷落後時,向來「好脾氣」的美斯在被侵犯後,沉不着氣,一臉怒容,原因一來是不滿對手的攔截,二來是氣自己無法幫助球隊。可以想像得到的是,相比抱怨隊友,美斯這幾日應該更怪責自己。陪伴美斯十多年阿根廷國家隊生涯的隊友馬斯真蘭奴說:「美斯的心情還可以,但作為球隊一員,當成績未如理想時,我們人人都難免感到失望。美斯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情緒,他極之渴望扭轉形勢。比起頭兩場,他很希望表現出另一面給全世界看。」

面對克羅地亞的後防,美斯威脅不大。(路透社)
首場對冰島和波,美斯射失12碼,他很失望。(路透社)

美斯是5屆金球獎得主,個人能力被視為當今最優秀的球員,傳球獨到,射門準繩,突破銳利,控球能力極強。美斯的國際賽生涯起步順利,他在阿根廷小國腳贏得世青盃,再奪得奧運金牌,連奪U20及U23兩個年齡組別的世界冠軍。挾兩個少年組世界冠軍的班底,美斯與他的隊友一次又一次衝擊世界球壇的最高榮譽,然而,當年朝氣勃勃的少年,如今已經三字頭。

2010年世界盃,阿根廷在分組賽大勝塞爾維亞,美斯都有進賬。(視覺中國)
在2006年世界盃,阿根廷對墨西哥,美斯受對方多人防守。(視覺中國)

2006年首次參加世界盃

美斯在2006年第一次踢世界盃,那年他18歲,是隊中最年輕的球員,被視為後備奇兵。那支阿根廷由名帥比卡文領軍,主將有「古典進攻中場」列基美及射手基斯普。那支阿根廷實力超群,美斯在大勝塞爾維亞及黑山6:0的分組賽中找到個人首枚世界盃入球。分組賽末輪對荷蘭,美斯更加首次為阿根廷於世界盃正選披甲。阿根廷首名晉級,16強淘汰墨西哥,8強鬥德國,一度形勢大好,領先1:0,但列基美被換離場後,形勢逆轉,阿根廷被追平,加上阿根廷已經用盡換人名額,美斯未能後備入替,最終美斯在後備廂上見證阿根廷在互射12碼出局。

美斯為小國腳贏過世青盃及奧運金牌。(視覺中國)
2010年世界盃,美斯與尼日利亞對手鬥速度。(視覺中國)
在馬勒當拿帶領下,阿根廷8強出局。(視覺中國)

馬勒當拿領軍 巔峰美斯與阿根廷8強止步

年輕是不怕失利的最大本錢,18歲的美斯才華橫溢,哪怕沒有機會!4年後的2010年南非世界盃,阿根廷迎來更成熟的美斯,那時22歲的美斯毫無疑問地是球壇第一人,在巴塞隆拿入球停不了,捧盃捧到手軟。可惜的是,阿根廷那年遇上庸帥馬勒當拿。那支阿根廷談不上有什麼戰術,依靠球員個人能力解決戰鬥,在分組賽表現還好,但8強面對擅長整體戰的德國,就以0:4潰敗出局。你可以怨馬勒當拿用人不當,沒有選「國米幫」辛尼迪等入伍,令阿根廷無法擺出最強陣容;也可以怨這位阿根廷球王踢波一流、教波九流,竟無戰術可言。但怨還怨,結局無法改寫,美斯巔峰期的一屆世界盃,只能以8強畢業。不怕,對於20歲出頭的美斯來說,還有機會的。

2014年世界盃,美斯十分接近世界盃冠軍。(視覺中國)
迪馬利亞(中)陪伴美斯在阿根廷國家隊征戰多年,但表現平平。(視覺中國)

2014 穩守突擊闖決賽

失利並不可怕,最重要知道錯在什麼地方;既然知道是馬勒當拿的責任,換個教練不就行了嗎?4年過去,26歲的美斯在2014年第3次為阿根廷出戰世界盃,教練是沙比拿。這屆阿根廷相當特別,沒有踢出以往水銀瀉地的攻勢,反而主張穩守突擊。他們在分組賽3戰全勝出線,算不上有霸氣,總是贏得很辛苦。打入淘汰賽後,阿根廷加時贏瑞士1:0,8強險勝比利時1:0,到4強對荷蘭踢完120分鐘沒有入球,靠互射12碼打入決賽。

與美斯情同兄弟的阿古路,是他在國家隊的前線拍檔。(視覺中國)

4年前與冠軍擦身而過

或者美斯都估不到,他的球隊竟然用「1:0戰術」打入世界盃決賽,難道他夢寐以求的時刻就會在這一屆出現。然而,那座大力神盃這麼近,那麼遠,在希古恩錯過世紀單刀後,美斯與獎盃相隔1:0的差距。阿根廷在加時以0:1不敵德國,只得亞軍。阿根廷與美斯成為德國奪冠的佈景板,只能眼看大力神盃在「日耳曼戰車」的手上高舉,「潘帕斯雄鷹」只能低頭離開森巴大地。

在2014年世界盃4強,美斯挑戰荷蘭的後防。(視覺中國)
在2014年世界盃決賽,阿根廷落敗,留下落寞的美斯,今屆這一幕會否提早上演?(視覺中國)

既然入到一次,相信都不難入到第2次!不過,阿根廷差點連今屆世界盃決賽周都差點入不到,在外圍賽,當美斯缺陣下,阿根廷勝率大跌,頻頻失利,長期在外圍賽南美區第5位左右徘徊。幸好,森柏奧利上任主帥,加上美斯大爆發,阿根廷有驚無險打入俄羅斯決賽周。然而,阿根廷足總在令人失望方面從沒有讓人失望,友賽安排極差,決賽周前竟約戰海地,毫無戰術參考價值,之後對以色列的友賽更因為政治因素取消。在缺乏實戰下,這支阿根廷來到俄羅斯。

末輪鬥尼日利亞非勝不可

美斯由30歲踏入31歲,面對冰島與克羅地亞,阿根廷首兩戰失利,好像令人意外,回頭看來,又似是正常不過,就是個「黑天鵝」現象。射失12碼又跑動不足的美斯,自然成為外界批評的對象,而對於背負起整支團隊的美斯來說,相信他也把自己視為「箭靶」。末輪對尼日利亞,背水一戰,這是美斯自我救贖的機會,恐怕是他觸望世界盃的最後希望。4年後還可重頭來過的機會不大了。

2014年,美斯在決賽近射斜出,阿根廷加時後以0︰1負德國。
美斯戴住阿根廷的隊長臂章,帶領球隊出戰世界盃。(路透社)
世界盃D組積分表。(01美術製圖)
世界盃D組出線形勢剖析。(01美術製圖)
世界盃D組末輪賽程。(01美術製圖)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