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博你體︱運動公社】科索沃的火藥味 沙基利慶祝變成政治角力
撰文: 運動公社
2018-06-04 06:00:00
最後更新日期:2018-06-26 15:20:05
體育許多時候是政治的延伸。瑞士的沙基利、沙加在慶祝對塞爾維亞的入球時,擺出象徵阿爾巴尼亞國旗上的雙頭鷹手勢,很快演變成一場政治風波。國際足協以球員在場上的言行涉及政治宣傳為由,對此展開紀律聆訊。與此同時,塞爾維亞的主教練、球迷,都因為同樣理由受到當局調查,最後罰款了事,沒有球員因此停賽。無論國際足協如何傾力避免也好,瑞士對塞爾維亞的比賽注定演變成一場政治角力。對於塞爾維亞一方來說,這場對決的意義好比復仇。
撰文︰高俊賢@運動公社

90年代前南斯拉夫內戰爆發,阿爾巴尼亞人佔多數的科索沃地區趁機爭取脫離塞爾維亞獨立(直至2008年才成事),而瑞士的陣容裏有出自科索沃的移民後裔,包括:沙基利、沙加和比哈美(至於另一阿裔移民迪斯馬利,其父母出自原屬於南斯拉夫的馬其頓)。沙加的父親,曾經因為出席反南斯拉夫遊行而成為政治犯;沙基利的家庭,在1992年以難民身分獲得瑞士庇護。他本人在得知世界盃的分組抽籤結果時,於個人Instagram更寫上“Hmm i like this Draw!”,更被一些塞爾維亞人視為挑釁。以上的背景,早已經為二人的手勢立下了注腳。

沙基利右腳球靴印有科索沃旗。(路透社)

米洛舍維奇在科索沃發表就職總統演說

當然,雙方衝突越演越烈,亦不純粹是塞爾維亞人單方面壓迫的欺壓、暴行所造成的結果。抗衡塞爾維亞軍隊的武裝部隊科索沃解放軍(Kosovo Liberation Army),曾經因為屠殺當地塞族人以示報復,所以一度被美國國務院列為恐怖主義組織。塞爾維亞人對科索沃獨立的反感情緒,一方面是因為上述的屠殺歷史,另一方面是因為塞族人認定科索沃是他們的文化搖籃。1389年,篤信伊斯蘭教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與信奉東正教的塞爾維亞、波斯尼亞聯軍在科索沃展開決戰,雙方傷亡慘重(兩軍主帥皆告陣亡),但塞爾維亞王國自此步向衰亡,並且令巴爾幹半島逐漸落入土耳其人手中。這場戰役被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者視為塞族身分認同誕生的契機,他們更強調自己才是巴爾幹半島的捍衛者,因此便把科索沃視為民族的「聖地」。六百年後(1989),塞爾維亞領導人米洛舍維奇(Slobodan Milosevic)甚至選擇科索沃作為發表他就職總統演說的場地,宣示其大塞爾維亞主義的立場。故此,就算有許多塞爾維亞人一生人從未踏足科索沃,但是他們視科索沃獨立為破壞領土完整,並對這塊地方有一份難捨難離的感受。

Bookmark《全城足球狂熱》專頁,完整賽程表+分組名單一目了然

沙基利與沙加的入球慶祝動作,引起爭議。(路透社)

基於這個原因,對科索沃的問題成為塞爾維亞政客撈取民粹支持的工具。塞國外長Ivica Dacic在出席與利比里亞外長的記者會時,向傳媒形容塞爾維亞在世界盃首戰對哥斯達黎加的勝利是一種「微小而迷人」的復仇——哥斯達黎加是首批確認科索沃主權的國家之一。而且,塞爾維亞總統胡斯錫的兒子Danilo亦被指在比賽期間與塞國足球流氓集合,並穿上印有科索沃地圖圖案的T裇,還寫有「不會投降」的塞語字句。既然無法扭轉科索沃獨立的政治現實,足球便成為贏族自豪感的難得機會,無怪乎塞爾維亞球員、球迷——包括在比賽入球的中鋒米杜域,都對於瑞士一戰如此著緊。

沙基利在科索沃長大,因戰亂而移民到瑞士,對塞爾維亞踢得份外落力。(路透社)

筆者曾經在 體嘢 的網台節目與香港的 克羅地亞球迷太宰二 相會,深切體會到巴爾幹足球的本色,就是與政治、民族、宗教的矛盾渾不可分。國際足協強硬執行不能把政治信息帶入球場的規條,但這一套對於曾與南斯拉夫相關的巴爾幹國家來說,注定是徒勞無功的。

瑞士以2︰1反勝塞爾維亞,是今屆首場由落後變成贏波的比賽。(路透社)

【註:文章不代表香港01立場;譯名由作者提供】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