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世界盃】冰島隊長苦盡甘來 由碎石路走到世界盃舞台
撰文: 陳子生
2018-06-22 18:19:00
最後更新日期:2018-06-22 18:54:47
今屆世界盃,其中一隊備受矚目必定是首次打入世界盃冰島。經歷分組賽上場逼和阿根廷後,球迷們對他們的印象更深。現效力卡迪夫城的隊長艾朗根拿臣(Aron Gunnarsson),亦漸漸成為冰島國家隊的標誌。
冰島的「維京戰吼」,由根拿臣帶領。(資料圖片)
我們全都衝到場內,做着維京戰吼(Viking Clap),我想聲音大得全冰島人也聽得見。
冰島隊長根拿臣回憶國家隊打入歐國盃一刻

最初當人們知道根拿臣來自冰島,就自不然會說「噢!非常酷!北極光!」這類說話。他們會以為,根拿臣是來自旅遊熱點雷克雅維克(Reykjavik),但其實根拿臣是在冰島北部,一個叫阿克雷里(Akureyri)的小鎮出世。若然球迷在舊地圖尋找該地,會發現地圖描述她為「那裏有冰龍」(There Be Ice Dragons Here)。

冬天球場被厚雪覆蓋

冰島的生活日常,與大家到當地旅遊時不一樣,「我的家鄉是阿克雷里(Akureyri),約1.8萬人居住。除了做運動,其實沒有太多娛樂,故此我由小開始踢足球。當然,我夢想是成為職業足球員,但當中有兩個問題。」所說的兩個問題,第一是球員只能在夏天踢球。因為在冬天,場地只會被冰與雪覆蓋。「我說的不是英格蘭那種只有幾厘米的積雪,而是幾米高的雪,零下十度,只有4至5小時的日照時間。」在冬天,根拿臣只能選擇打手球。

第二項問題是,即使融雪後,他仍未能在草上練習,比賽。「這種奢侈的機會只留給予成年球員。」根拿臣接着說:「所以我只能在碎石路上踢球,我不是說笑。」這個情況,有點像十多年前,巴西球員因為貧窮而只能在街上踢球。在這種場地踢球,受傷是難以避免,根拿臣更曾因飛鏟,腳留下了又長又深的傷口,母親當然因此而感到震驚。他一笑置之︰「人們以為我與野熊打架!」。

根拿臣(左)在冰島打入歐國盃8強後,與愛人擁吻成為經典圖片。(資料圖片)

根拿臣為了成為職業足球員,不斷鍛煉自己,經常出入健身室。「我知道(職業足球員)可能性並不高,因為沒有太多球員是來自阿克雷里,加上別人都會質疑一個在碎石路上踢球的人,技術未必出眾。但我並沒有放棄。」適逢冰島足總開始投資興建人造草室內場,每個兒童終於皆有機會全年不受天氣影響地,在正規場地上踢球。

根拿臣今年曾受傷,幸好趕及在世界盃時復出。(資料圖片)

有一次,一名代表冰島國家隊的球員向根拿臣訴說自己的狀況。「我向球隊領隊說想到歐洲其他聯賽踢球,但他竟回答我:『這是一個好想法,但是你來自冰島』。」這表示冰島人想到歐洲其他聯賽踢球是妙想天開,非常「離地」。

赴荷蘭落班 每晚致電母親吐苦水

天道酬勤,17歲時他獲得加盟阿爾克馬爾的機會。「訓練時,我發現他們的足球水平比冰島高許多,一次訓練我被『通4次渠』,尷尬得令我想飛回冰島。」訓練的窘態只是一時三刻,令根拿臣最痛苦的是離開家庭。由於他不希望被隊友發現每晚也致電給母親,哭着說並不想離鄉別井踢球,結果他在荷蘭的首兩個月也住在酒店。「幸好家人仍然鼓勵我,令我下定決心繼續自己的足球生涯。」

根拿臣(左)與隊友一條心,首戰賽和阿根廷1︰1。(資料圖片)

18個月後,根拿臣獲得冰島國家隊的徵召。其實在效力阿爾克馬爾的兩季(2006-08),根拿臣只獲得一次上陣機會,但國家隊並未因而忽視他。「能為國家隊效力感覺難以置信,就像發夢一樣。當我乘坐飛機回荷蘭時,心想:『我現在是成功的足球員?』。」

今日冰島足球隊的成就,是經歷失敗後汲取教訓而得來的。2014世界盃外圍賽,冰島附加賽兩回合計以0:2不敵克羅地亞。對於冰島而言,這已經是極大的進步,畢竟冰島只是一個只有約33萬人口的國家,人們認識的球員只有古莊臣(Eiður Guðjohnsen)。

古莊臣仍是冰島入球紀錄保持者。(視覺中國)

「那麼,我們打進歐洲國家盃吧!」

「我們首仗主場0:0逼和對手(克羅地亞)。作客一役雖然我們先失一球,但對面打少一人(文迪蘇傑在38分鐘被逐),我們只需入一球,但結果卻不似預期。」完場後,冰島球員顯得非常沮喪,更衣室一遍死寂,他們都自責自己做得未夠好。但有球員說了一句話,打破了更衣室的寧靜。「那麼,我們打進歐洲國家盃吧!」

這名球員,根拿臣不清楚是哪人,卻正是球隊接着應做的事。之後的故事,相信球迷記得一清二楚,外圍賽10戰6勝2和2負,壓倒荷蘭與土耳其排在小組第二,直接躋身歐國盃決賽周。

在2014年世界盃外圍賽冰島飲恨而回。(視覺中國)

「我們在第8場分組賽,主場迎戰哈薩克。這場目標非常簡單,1分已足夠我們成為歷來最小的國家打入歐國盃。但比賽陷入膠着狀態,最後階段我更被罰離場,仍然守住0:0戰局。」

「我們全都衝到場內,做着維京戰吼(Viking Clap),我想聲音大得全冰島人也聽得見。當晚我們到了雷克雅維克的廣場慶祝,過萬人在等候我們,全國人都為此而自豪。」

歐國盃取得入球後根拿臣與隊友慶祝。(視覺中國)

冰島在兩年前歐國盃決賽周的表現亦令人大跌眼鏡。不少球迷認為,他們能夠晉身決賽周只是僥倖,欠奉說服力,分組賽成為「三零部隊」不足為奇。當屆比賽,冰島傳奇球員古莊臣也有參與其中。

「他(古莊臣)曾在訓練後對我說:『艾朗,我真的不想對着你們。』『什麼意思?』『沒有空間,我想傳送,我想製造機會,但我不能。』」古莊臣想表達的意思是,冰島這隊球隊已經銳變,不再是「魚腩部隊」,即使他身經百戰,曾效力車路士,巴塞隆拿等勁旅,仍然被冰島隊友的防守考起。

賽後根拿臣與一眾球迷自拍。(視覺中國)

2016歐國盃首場分組賽,冰島與葡萄牙打成1:1,賽前不少球迷只談論「究竟C朗拿度能射入多少球?」沒有人認為冰島能與葡萄牙拉成均勢。賽後C朗批評冰島只懂死守,還表示見到他們瘋狂慶祝,以為他們贏得了歐國盃冠軍。但若然C朗是冰島球員,我相信他也會瘋狂慶祝。原因很簡單,一隊首次打入歐國盃的隊伍,能夠逼和一支擁有世界上最佳球員之一的球隊,可以不興奮嗎?

當然球迷最記得必定是16強,冰島以2:1打敗英格蘭一戰。球賽的發展令人始料不及,朗尼先為英格蘭先開紀錄,冰島之後連入兩球反勝,又一次創造奇蹟。冰島在8強敗於法國腳下,表現仍贏得世人掌聲。

能夠逼和葡萄牙,冰島球迷也顯得非常興奮。(視覺中國)

一次可能是僥倖,兩次已經是實力的表現。冰島能連續兩屆參與大賽,靠的是團隊合作,頑強的意志,即使遇到困難仍不退縮。今屆世界盃,儘管他們未必在分組賽突圍,在首場分組賽逼和有美斯的阿根廷已足夠他們刻骨銘心,一生難忘。

世界盃分組賽賽程。(01美術製圖)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