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世界盃】走過戰火大地 沙基利毋忘故國穿特製波鞋出戰
撰文: 顏銘輝
2018-06-22 14:39:00
最後更新日期:2018-06-22 14:39:19
生於戰亂,毋忘故國,梳頓沙基利穿起瑞士球衣,為兩個國家而戰。
外號「瑞士美斯」的沙基利(Xherdan Shaqiri)生於科索沃,但因為戰亂與家人逃難至瑞士,在這個中歐國度走上球星之路。他一直沒有忘記兒時成長地,穿起印有科索沃國旗的波砵出戰世界盃。
然而,瑞士今場的對手塞爾維亞的前鋒阿歷山大米祖域,就看不透沙基利的舉動,「如果他真的那麼愛科索沃,又不想錯失任何展示科索沃國旗的機會,為何他放棄代表科索沃足球隊?」
沙基利(左)上場代表瑞士對巴西,兩隊踢成1:1。(路透社)
沙基利上載了他的行李照片,有一對特別設計的波鞋。(互聯網)

對於梳頓沙基利(Xherdan Shaqiri)、格列沙加及比哈美3位瑞士國腳而言,今場世界盃分組賽對塞爾維亞別具意義。他們在科索沃出世或者父母是科索沃人,但因為90年代的內戰,令他們及其家人遠走他國,來到瑞士生活。沙基利父母是阿爾巴尼亞人,於1991年在科索沃於出世,翌年仍是嬰兒的沙基利隨家人逃難至瑞士。

右腳波砵印有科索沃國旗

今屆世界盃,沙基利穿上一對特別設計的波砵,右腳腳跟位置印有科索沃的國旗,而左腳腳跟的則上瑞士國旗。沙基利說:「我從沒有忘記自己在科索沃出世。那是一個非常貧窮的地方,沒有很多工作機會,也沒有錢。」內戰爆發後,在戰亂之中,有家等於沒有家,沙基利說:「我的家庭不算富有,我叔叔的家被完全燒毀了,我的家還在,卻被搶掠一空,可以打破的東西都破了,牆也倒塌了。」

沙基利隨瑞士出戰今屆世界盃。(路透社)
米祖域(右)是塞爾維亞的正選中鋒。(路透社)

在今日世界盃E組第二輪賽事,沙基利將繼續穿上這對波砵,為兩國而戰;對於瑞士這個開放國度,本來不是什麼爭議的事,但他們今仗的對手正是塞爾維亞,就引起議論,包括塞爾維亞國國腳阿歷山大米祖域(Aleksandar Mitrovic)。米祖域說:「我對他所作的決定沒有興趣,也不會視之為挑釁,只是我覺得有個奇怪的地方。如果他真的那麼愛科索沃,又不想錯失任何展示科索沃國旗的機會,為何他放棄代表科索沃足球隊?」由於立場不同,賽前已聞到兩軍火藥味。

比祖域(右)上場後備入替米祖域。(路透社)

另一位塞爾維亞國腳阿歷山大比祖域(Aleksandar Prijovic)是塞族人,在瑞士出世,他決定代表塞爾維亞踢國家隊,亦有份踢世界盃。比祖域說:「我沒有選擇代表自己出生的地方,我是百分百的塞爾維亞人,但很多瑞士球員就沒有那麼清晰。」塞爾維亞與科索沃之間的恩怨情仇,可說是一言難盡。

科索沃從塞爾維亞獨立出來10年

科索沃及塞爾維亞同位於巴爾幹半島,位處巴爾幹半島的科索沃,8年前單方面宣布獨立,但主權未完全獲外界普遍(包括塞爾維亞)承認,亦未能加入聯合國。科索沃與塞爾維亞的問題源自二次大戰,本來科索沃地區是塞爾維亞人居住的地方,軸心國佔領了南斯拉夫地區,意大利負責控制阿爾巴尼亞及科索沃,將居住於科索沃的塞爾維亞人趕走,而科索沃亦由此開始成為阿爾巴尼亞人為主的地方。

科索沃國家隊已經出戰不同的國際足協及歐洲足協比賽,但實力上只屬歐洲魚腩。(視覺中國)

二戰後,南斯拉夫的迪托政權給予科索沃很高的自治權,但其後由塞族人主導的南斯拉夫想收緊科索沃的自治權,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要求獨立,引發兩族人衝突,爆發內戰。數以萬計的百姓在戰亂中流離失所,沙基利一家人也是逃難至瑞士的一分子。最後,北約介入,將科索沃交予聯合國管轄,到2008年科索沃正式單方面宣布獨立。

比哈美(左)也是在科索沃出世,之後隨家人移居瑞士。(路透社)

科索沃足球隊在2016年正式成為國際足協及歐洲足協的會員國,可以參加世界盃及歐國盃比賽,國際足協亦准許有科索沃血統及關連的其他國家國腳可以轉為代表科索沃參賽,當時沙基利亦表示會考慮,「如果科索沃教練想我去當隊長?當然,我會好好考慮。」但沙基利最終決定繼續為培養他成才的瑞士而戰。

沙基利說:「我很開心我們找到瑞士這個安全的國家,可以讓我們安居樂業。我們很高興遇上足球,這是最好的東西。我住的地方跟球場只是5分鐘行程,實在太完美。在球場上,我覺得很自由,沒有任何擔心憂慮,成為一個自由人。」今仗對沙基利而言,重要程度可能比賽和巴西更高。

沙基利隨瑞士國家隊操練,準備對塞爾維亞的比賽。(路透社)
世界盃分組賽賽程。(01美術製圖)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