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世界盃】埃及事隔28年再闖決賽周之關鍵 或源自6年前一宗悲劇
撰文: 顏銘輝
2018-06-15 09:19:00
最後更新日期:2018-06-15 09:19:54
闊別28年,埃及今年再登世界盃決賽周舞台,今日將出戰首場分組賽對烏拉圭。
翻查埃及足球歷史,有個相當奇怪的現象。在過去30年,他們是非洲國家盃的8強常客,而在2006至2010年更加連續3屆贏得冠軍,但他們竟然連續錯過6屆世界盃決賽周。
在2012年發生的塞德港球場騷亂,是埃及足球史上最嚴重的悲劇,但可能也是埃及今屆重新闖入世界盃決賽周的轉捩點。這件導致74人死亡的悲劇,改變了埃及球壇的風氣,為固步自封的埃及足球帶來生氣。
穆罕默德施丹曾效德甲的多蒙特。(視覺中國)
美度協助埃及贏得2006年非國盃。(視覺中國)

對埃及足球而言,由2006至2010年是一次帶有遺憾的高峰,因為他們的國家隊在非國盃完成3連冠霸業,然而堂堂非洲盟主,竟然自1990年後,就無法打入世界盃決賽周。那個年代,埃及有美度(Mido)及穆罕默德施丹(Mohamed Zidan)等球星外流,較為球迷熟悉,但國家隊絕大部分球員都在國內聯賽落班。以2006年贏非國盃的冠軍班底為例,23人名單中只有3人外流,多達20人在埃及聯賽落班;而在2010年非國盃,埃及亦只有4名國腳效力非本地聯賽。

埃及球員以前欠出國動力

那時候,在埃及球壇,球員外流歐洲只屬少數,因為埃及聯賽可說是非洲最受歡迎及最具規模的聯賽,球員收入不俗,而埃及勁旅艾阿里(Al Ahly)更加是非洲首屈一指的傳統班霸,球員待遇不會比歐洲主流聯賽的中小型球會差。再者,美度、穆罕默德施丹以至加利(Hossam Ghaly)等旅歐先鋒仕途一般,在歐洲聯賽高開低走,浮浮沉沉,未能成為榜樣。埃及球壇雖沒有夜郎自大到認為本地聯賽水準可比英超、西甲,但在埃及聯賽「錢多、事少、離家近」,球員外流的動力確實不強。

在2006年非國盃,埃及擊敗科特迪瓦封王,美度(右)安慰杜奧巴。(視覺中國)
埃及的加利(右)曾在英超落班,已經退役。(視覺中國)

這個現象或可解釋到埃及那幾年在非國盃表現特別好。與尼日利亞、科特迪瓦等非洲勁敵比,埃及大部分國腳都在本地聯賽效力,而且主要效力艾阿里及薩馬雷克等大球會,國腳間的了解較深,默契及凝聚力亦較佳。再者,他們更加不用在歐洲球季中山長水遠從歐洲搭飛機回來,也不用擔心踢非國盃期間會被球會隊友搶走正選。多國腳在本地聯賽落班,變成那幾年埃及爭逐非國盃的優勢。

埃及在2010年贏得非國盃,連續3屆封王。(視覺中國)
艾阿里是埃及以至非洲球壇的傳統班霸。(視覺中國)

6年前塞德港球場騷亂引致74人死亡

在2012年2月1日,塞德港球場騷亂(Port Said Stadium riot)改變了埃及球壇的風氣。那一日,在艾馬斯利(Al-Masry)作客艾阿里的埃及超級聯賽後,主隊球迷騷亂,不但攻擊艾阿里的職球員,更以刀、石頭以至煙花等襲擊艾阿里的球迷。警方安排失當,不但未能制止兇徒,保護艾阿里球迷安全,更加拒絕打開球場大門,令到騷亂加劇,死傷人數更多,最後74人死亡,其中72名是艾阿里球迷,而超過500人受傷。這次在塞德港球場發生的大型球迷騷亂,被視為埃及史上最嚴重的球壇災難。此事後,埃及聯賽腰斬,直至2013年初才開展新球季。

在2012年,塞德港球迷騷亂後一日,有民眾上街集會。(視覺中國)
塞德港球迷騷亂後一日,有民眾上場示威,爆發警民衝突。(視覺中國)
在2016年,有球迷紀念於塞德港球迷騷亂喪生的72名艾阿里球迷。(視覺中國)

騷亂後埃及聯賽暫停一年 沙拿到歐洲落班

埃及聯賽因塞德港球迷騷亂暫停,前景不明朗,球員無球可踢,不得不尋找新的出路。那一年,埃及U23獲得倫敦奧運資格,夏天赴英國參賽。埃及足總為了這班U23國腳保持狀態,在3月安排他們友賽瑞士球會巴素利。穆罕默德沙拿(Mohamed Salah)在這場比賽下半場入替,射入兩球,幫助埃及U23贏4:3。巴素利一直都對沙拿有興趣,在這場比賽後,便馬上邀請他留在瑞士跟操,並且在4月正式簽入他。自此,沙拿留歐,開展了他的傳奇故事。

在2012年奧運前,沙拿離開埃及,轉投巴素利。(視覺中國)
在倫敦奧運上,沙拿與巴西的馬些路握手。(視覺中國)

因為塞德港球迷騷亂而出國效力的球員不止是沙拿,還有現效阿仙奴的中場艾利尼(Mohamed Elneny),他在2013年被外借至巴素利,開始旅歐生涯。迫於形勢之下,埃及球員出現外流潮,有雄心壯志的去歐洲,如果想生活文化接近一點的話,就會去沙特阿拉伯聯賽。也許國內班霸艾阿里仍是不少埃及球員的嚮往之地,但對外流的抗拒肯定比以前少。再者,沙拿在羅馬取得成功,去年轉投利物浦,而艾利尼兩年前登陸阿仙奴,亦鼓舞埃及球壇。

埃及中場艾利尼(左)在2013年加盟巴素利。(視覺中國)
埃及守將希加斯現為西布朗效力。(視覺中國)
21歲的中場拉馬丹索希現效史篤城。(視覺中國)

埃及外流國腳比例近年急升

如今,更多埃及球員願意向外闖,例如阿里加比(Ali Gabr)、森摩斯(Sam Morsy)及希加斯(Ahmed Hegazi)現皆在英格蘭聯賽落班,就連1997年出世的小將拉馬丹索希(Ramadan Sobhi),在兩年前已經離開國內班霸艾阿里,轉到史篤城闖一闖。在今屆世界盃的23人名單中,埃及有多達15名國腳外流,只有8人在國內聯賽落班。比起8年前的非國盃陣容,埃及現今的外流國腳比例急增。

這股源自一場悲劇的埃及球員外流潮,令到很多埃及球員吸收到更高水平的足球經驗,見識世界各地的足球文化,最終回饋國家隊。去年,埃及得到非國盃亞軍,並成功在世界盃外圍賽突圍,事隔28年,重返決賽周的舞台。

出征今屆世界盃,沙拿偕隊友與總統見面。(視覺中國)
埃及自1990年後,再次打入世界盃決賽周。(視覺中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