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
【世界盃】諸神的黃昏 我們需要尋覓足球下一個上帝嗎?
撰文: 陳冠東
2018-07-16 11:13:00
最後更新日期:2018-07-16 11:13:09
足球與神話,似乎是密不可分的。
以往世界盃(World Cup)的獎盃叫雷米金盃,獎盃上刻着勝利女神尼刻(Nike),向冠軍送上至高無上的祝福。而舉世矚目的世界盃則是每一個球王,向世人表演的舞台,以往我們有比利,然後有馬勒當拿接班。
到今日,現世公認最強的足球員 – 葡萄牙的C朗拿度及阿根廷的美斯,也將踏入職業生涯的暮年,足球是否需要再一次在此4年一度的場合,再找出新神供人信仰呢?
撰文:陳冠東
C朗拿度現年33歲,有機會最後一次出戰世界盃決賽周。(資料圖片)

美斯(Lionel Messi)和C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是足球場上的絕代雙驕,只要說到當世球王,各位球迷只會想到這兩人。他們是現代的神,他們在民眾間能激起的熱情,往往比真正的上帝、真主、佛祖等「神」更多。要量化此支持度,教宗方濟各在instagram只得約550萬追隨者,而C朗及美斯則分別超過1.2億及9,100萬追隨者,高下立見。

可惜,今屆世界盃或許是兩人最後一次於世界舞台上競賽,因為他們分別已達31及33歲,4年後於卡塔爾就算能看到他們的身影,他們也很可能無法展示自己最強的一面,最少他們難以獨力讓自己得到勝利女神的微笑。

美斯在世界盃期間31歲生日。(資料圖片)

足球世界是否需要神?

當C朗拿度和美斯不再風馳電掣,膝蓋及大腿肌肉跟不上大腦,足球這項世俗化的信仰就需要新的神來重新凝聚信徒,世界盃就是最佳的舞台。巴西球星尼馬、比利時球星夏薩特、埃及的沙拿,正被商業力量及自己場上的表現推上神壇。沙拿甚至在己國總統大選「拿下」150萬張選票,民眾確相他有神奇力量能改變國家。

朗拿度1998決賽走樣

以往國際足協也曾做過類似的造神活動,在馬勒當拿後,足球世界群雄並起,到1998年世界盃前,國際足協就找到真正的接班人 – 巴西的朗拿度。這位著名球星在1997年摧毀了無數後衛,在綠茵場上實現了一個又一個的奇蹟。時任國際足協主席夏維蘭治(Joao Havelange)更稱「朗拿度是足球承傳出來的,我們必須保護他」。事與願違,朗拿度在1998年法國的世界盃決賽全場不在狀態,無法承接馬勒當拿的衣缽。

在不少埃及人眼中,沙拿地位已接近神。(資料圖片)
比利在1958、1962及1970年三度為巴西贏得世界盃。(資料圖片)

造神活動外,有人亦逐漸走出對球星的信仰,為足球建立了一些哲學,就如神學一樣。與神話不同,足球甚少走進文學,球迷至今都未有迎來自己的荷馬或李白,但球壇的哲學家就日漸增加,而這種理性看待足球的方法,則源自阿根廷。

帶領阿根廷於1978年世界盃奪標的教練文諾迪(César Luis Menotti)或許是將足球「哲學化」的第一人。他在足球場上是一名理想主義者,用華麗悅目的進攻,一個又一個的「通坑渠」摧毀了荷蘭人,用最漂亮的方式勇奪雷米金盃。

文諾迪更曾形容「足球可分為左右兩翼。右翼的希望展示生命就是一種掙扎,是一種需要人犧牲的足球,我們需要變成鋼鐵並用上一切辦法取勝。……這是他們創造白痴或願意追隨系統的有用白痴。」他形容的左翼足球,則是富創造力的足球,在他的球隊中雖然也有如華丹奴(Jorge Valdano)一樣的王牌球員,但絕對沒有神,足球在他手下回歸理性。

在不少埃及人眼中,沙拿地位已接近神。(資料圖片)
朗拿度在1998年決賽失色,巴西以0︰3慘敗在法國腳下。(資料圖片)

用體系取代神?

今日的足球仍有神,我們仍期望球星們在場上施展「神蹟」,而國際足協及各商業機構也希望看到「新美斯」或「新C朗」的誕生,以便宣傳商品。但猶如神話一樣,它終有破產的一日,我們今日開始看到大家更關注體系的碰撞,戰術上計算出色似乎比球味更吸引。

現今足球強調整體,個人能力突出但或會影響紀律的話,就不可以成為國家隊的一員,法國球星賓施馬正是最著名的例子。教練們不再迷信球星的力量,擁有美斯作麾下猛將的阿根廷教練森柏奧利,亦先強調他的2-3-3-2陣式,再按陣式需要揀蟀。

球迷對體系的迷信已在球會級比賽可看到,講求控球及前場壓逼的哥迪奧拿教練讓世界一眾頂級球會趨之若鶩,相反踢「右翼足球」的教練逐漸被人唾棄,大家似乎都更愛球員能踢具創造力的「左翼足球」。

足球可分為左右兩翼。右翼的希望展示生命就是一種掙扎,是一種需要人犧牲的足球,我們需要變成鋼鐵並用上一切辦法取勝。……這是他們創造白痴或願意追隨系統的有用白痴。
文諾迪

隨着球壇對教練及戰術日益重視,球迷明白到球星需在特定體系才能發揮更佳。在今屆世界盃,我們或許隨着美斯、C朗年華老去,會逐漸看到一個新時代的誕生,但新時代可能不再由猶如神的球王主導,而是理性的勝利。

在不少埃及人眼中,沙拿地位已接近神。(資料圖片)
馬勒當拿1986年為阿根廷贏得世界盃。(資料圖片)

【註:文章不代表香港01立場;譯名由作者提供】

你可能感興趣